朦胧◆永远喜欢mime先生

只要你吃魔爱我们就是朋友

今天的我也是坚定支持紫堂攻
有点无法忍受紫堂软萌总受啊……【】

改良的那张cp表
请尽情拿去玩吧xddd

自制表格x
请尽情拿去填吧ww

啊幻all真冷
我坚信紫堂总攻x
来啊来啊吃幻all安利啊!

各位吃不吃欣美!!【官方性转卡x官方性转帅】
真的超好吃啊w
2p有刀慎入Σ
食用愉快!

是那张微笑的上色w

换新画风ww
p1灵梦 p2微笑 p3我人设x

【跨剧同人】魔理沙x金 东方x凹凸

这是一个跨剧同人恩w
cp为魔理金
ooc严重x
很渣的小甜饼

雾雨魔理沙打开窗户,看见外面纷纷扬扬的飘落着小雪,整个魔法之森都被雪盖上了,野蘑菇甚至都被冻住,仿佛一抓锋利的冰凌就会刺破双手一般。
她戴上巨大的帽子,披上一层厚厚的蓝色披风,产生了想去外面逛逛的冲动。
下雪的幻想乡可真美,雾雨魔理沙悄悄的想着,随后伸出一只手接住几粒飘落的雪粒,轻轻的呼了一口气,随着风的飘动把雪粒又吹走。旁边似乎有个雪人呢,雾雨魔理沙走过去,戳戳雪人的“鼻子”,其实只是一根红润的胡萝卜。它的头上还带着黑色小帽,魔理沙笑笑,不知不觉想起了自己头上的大黑帽子。旁边还有一串小脚印,恐怕是一个小孩刚刚堆好的,魔理沙不想破坏这个精致的雪人,又走开了。
风突然呼啸起来,冷风像刀子一样呼呼刮在魔理沙的脸上,魔理沙不禁打了个冷战。突然,天空中出现一个黑洞,黑洞快速的旋转着,像要甩出什么东西。雾雨魔理沙警惕了起来,拿起裙子里的八卦炉,紧张的盯着黑洞,随时做好攻击的准备。一个金毛黑白衣服的人掉了出来,他睁开了水蓝色的瞳孔。
“你是什么人?”雾雨魔理沙把八卦炉举在面前,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人。“啊?你先告诉我这里是哪儿吧,我是从凹凸大赛上来的。”眼前的金毛一脸懵,看着是被无意间穿越过来的。
“凹凸大赛?那是…什么?”魔理沙愣住了,“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是哪儿,这里是幻想乡,你掉落的地点是魔法之森。”她把八卦炉收了起来,眼神也不再充满狐疑。“幻想乡?魔法之森?没听过。谢谢你啊,我的名字叫金,你呢。?”金挠挠自己的金毛,介绍起了自己。
“我叫雾雨魔理沙,是魔法使哟DAZE”看对方这么友好,魔理沙也恢复了以前的活力,自然的打起招呼。
“先带你大致了解一下幻想乡吧。”雾雨魔理沙塞给金一份幻想乡地图,“哦,这里就是魔法之森诶!”金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点,兴奋的点点头。“这里是人间之里,这里是迷途竹林……”魔理沙给金解释起来幻想乡,也特地警告了他不要去哪些地方招惹哪些妖怪。
“啊呀,天色不早了,你在我家坐坐吧。”雾雨魔理沙看看天空,正在慢慢变黑。
黑白魔女向黑白少年伸出一只手。
“好啊,谢谢啦,魔理沙。”黑白少年接住了黑白魔女的手

“哟,这就是我家,雾雨魔法店。”魔理沙从从容容的走进去找了个小毯子坐下来,又搬了个同样的毯子给金,“你也坐啊。”
金进来后就被乱糟糟的雾雨魔法店给吓了一跳,那么多魔法工具乱七八糟的摆在地上,家里能坐的地方少之又少,不过唯一的好处是地上铺着一层又厚又软的大毯子,随时随地可以倒下去,坐小毯只是为了雅观一些罢了。
“诶,金,问你个问题。”魔理沙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。
“什么问题啊。”金回过神来,看着魔理沙。
“我很想知道,你的事情。”雾雨魔理沙金色的瞳孔直直的盯着金水蓝色的瞳孔,要从这双湛蓝的眼睛中找到答案。“既然都是朋友了,告诉你也没关系的。”金咳了两声,讲起自己的故事。
“我刚才和你提到了凹凸大赛,就从大赛说起吧。我是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之一,为了找姐姐我来到这个大赛。”金讲述着,平常不怎么认真听他人讲话的魔理沙例外的认真旁听,让黑白少年把故事讲下去。
“然后在我来到的第一天,就收到两周内排名没进入前一百的都要被系统回收,我和朋友加入了鬼天盟。最后鬼天盟的老大鬼狐和我们打了起来,我晕了过去,觉得有一个漩涡领导我去一个地方,接下俩的事情,你都知道了。”金轻轻一笑,毫不保留的告诉了魔理沙。
“是这样啊……”魔理沙低下了头,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“我也不知道啊,得等那个黑洞再次出现,我就钻回去。”
空气突然凝固住了。
“嘿,别聊这么沉重的了,反正还有时光。”金拍拍魔理沙的肩膀,“话说还没有吃晚饭呢。”金转移话题。
“对哦,那我去做吧,你可是外界来的客人哟☆”魔理沙又恢复以往的活力,兴冲冲的冲进厨房,随之便是一声又一声的炒菜响音。
“这就是你做的?全是蘑菇啊!”金看着满桌的食物不禁汗颜,炒蘑菇、炖蘑菇、蘑菇汤……他拿着筷子,有些难以下筷。
“我喜欢吃蘑菇嘛,来来来快吃!”魔理沙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抄蘑菇放入嘴中,“恩,味道还不错。”魔理沙细细咀嚼着蘑菇,并盛了一碗蘑菇汤咕咚咕咚喝着。金不得不夹起一块蘑菇放入嘴中,果然像魔理沙说的那样可口。“没想到,你还挺会做饭啊。”金一边嚼着一边看着魔理沙。“谢谢夸奖DA☆ZE”魔理沙咧着嘴。

天色已晚,漆黑的夜空只有几颗星在闪烁着微弱的光。
“你也没办法走了,黑洞也不会一时半会儿就出现的。”魔理沙望着窗外。“我还是走吧,有些麻烦你了呢。”
魔理沙笑笑
“借宿一晚也没关系的,反正也是关系不错的友人了,是吧?”
“那就暂住一晚吧,谢谢你。”金顿时放松了下来,也笑了

“晚安,魔理沙。”黑白少年闭上眼睛。
“晚安好梦,金。”黑白魔女也闭上了眼睛。